英超

105岁英版辛德勒获授勋章曾解救669犹

2019-10-09 23:39: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05岁英版辛德勒获授勋章 曾解救669犹太孩子

  今年10月,捷克总统泽曼向温顿颁发白狮勋章。

  2009年9月,一位当年被温顿救出的儿童、现已满头白发的女士,与温顿握手致谢。

  核心提示

  上世纪30年代末,伦敦股票交易员尼古拉斯·温顿预感到战火临近,凭一己之力安排8辆火车,从纳粹铁蹄下救出669个捷克犹太儿童。如今,这位德国犹太裔英国人被称为“英国的辛德勒”。10月28日,现年105岁的温顿被授予捷克最高嘉奖—白狮勋章。当年他解救过的孩子虽已都是80多岁的老人,仍称自己是“温顿的孩子”。

  受托赴捷克解救孩子

  1938年12月,29岁的伦敦股票交易员尼古拉斯·温顿正准备去瑞士度假,但一通打乱了他的行程。温顿的朋友马丁·布莱克在中要求他立即赶往捷克布拉格:“我有一个最富挑战性的任务,需要你的帮助。”

  当温顿如约赶来后,被带到了难民营。那里收留了数千犹太难民,居住条件恶劣。

  1938年10月,臭名昭着的《慕尼黑协定》签署后,德国控制了捷克苏台德地区,对非德国裔人民进行大肆迫害,首当其冲的就是犹太人。

  对于像温顿这样受过良好教育、对政治敏感的人来说,德国控制整个捷克、乃至战争的爆发,似乎不可避免。“当时的情况令人心惊,很多难民吃不起饭。当无法弄到全家的护照,父母放弃了自己,希望孩子能够安全离开。”温顿回忆说。

  温顿决定帮助一些孩子逃走。想起当时的决定,温顿也觉得有点疯狂,“我想,一件事情如果完全合情合理,就没法儿干了。”

  历史证明了温顿的正确,那669名儿童的父母和亲属,无一幸免于战火。

  伪造英国入境许可

  温顿开始筹备自己的“营救小组”。那些充满焦虑又无能为力的父母找到温顿,宁愿将孩子的未来交到这位陌生人手上。

  对孩子们进行初步的问卷调查和登记后,温顿将在捷克的这些工作交给当地的朋友管理,自己返回伦敦,计划做好准备后将孩子们运出捷克。白天,温顿仍然在伦敦交易所上班;下班后,温顿将时间全部用于营救计划。他成立了一个名为“捷克儿童难民英国委员会”的组织,由他自己、母亲、秘书和几名志愿者组成。

  温顿联系了所有他认为能为孩子提供庇护的国家,但只有英国和瑞典同意。英国承诺接受18岁以下的孩子,只要温顿能找到收容的家庭,且在内政部为每个孩子存入50英镑,作为孩子们重返家园的费用。

  在那个年代,50英镑不是个小数目。温顿还必须筹到运送孩子的交通费用。因为局势的原因,很多捷克犹太人父母拿不出钱来。温顿在英国报纸上登广告,跑遍各个教堂和犹太教会来筹款。

  但寻找赞助只是诸多麻烦中的一种,英国政府的官僚习气令温顿忍无可忍。“内政部的官员办理入境签证的速度非常慢。我们多次去找他们要求许可,只换回了慵懒地回应。他们说‘急什么,伙计?欧洲什么事儿也不会发生’。”温顿说,“当时距离大战只有几个月了。我们没有办法,只好伪造了英国内政部的入境许可。”

  成功运送8批儿童

  1939年3月14日,第一批孩子乘坐火车离开了布拉格,前往英国。受到鼓舞的温顿又运送了7批孩子离开,从布拉格的威尔森火车站上车,然后乘船穿过英吉利海峡,最后抵达英国利物浦大街火车站。在那里,收养的家庭都在等着。

  最后一趟“温顿的列车”1939年8月2日出发。来送别亲生孩子的父母,情绪激动,又带着希望,尽管明白也许此生再也无法重聚;对世界还不甚了解的孩童,离开熟悉的环境和亲人,前往陌生之地,恐惧和不安紧紧捆缚着他们。

  原本应该还有第9趟“温顿列车”驶出捷克。1939年9月1日,人数最多的一批运送就要启程,但希特勒侵入波兰,全面封锁了通往邻国的国境线。这批孩子没有走出去,温顿的营救计划从此终结。

  温顿多次提到这令人心碎的最后一次旅程。“宣布关闭国境的几个小时后,那辆火车消失了。我再也没见过那250名登上火车的孩子。在英国利物浦大街火车站,250个家庭等到的也只是失望。”他说,“如果能够提前一天,他们就能离开。没有一个孩子有音讯,令人无比伤心。”

  低调生活半世纪

  战争结束后,温顿没有将营救的事情告诉别人,即使是他的妻子格莱特都不知道这段往事。直到半个世纪之后,1988年,格莱特收拾阁楼时发现一本1939年的剪贴簿,里面有很多孩子的照片、一份名单、一些家长的来信和其他的政府文件。

  格莱特将温顿的故事告诉了研究大屠杀的历史学家、报业巨头罗伯特·麦克斯维尔的妻子伊丽莎白·麦克斯维尔。

  麦克斯维尔先生在他的报纸上刊登了温顿的感人事迹,英国广播公司(BBC)电视频道邀请温顿录制了一期节目“这就是生活”。在演播室里,温顿见到了被自己解救的“孩子”,激动万分。

  从此,温顿在英国变得家喻户晓。接下来的日子里,来自世界各地的感谢信纷至沓来,不停地有新面孔出现—被解救的“孩子”们都已经成人,真挚地对温顿表示感谢。因为温顿太低调,很多孩子在半个世纪之内,都不知道是谁救了他们,更无从表示感谢。

  此后,英国女王授予温顿帝国荣誉勋章并册封他为爵士;捷克总统为他颁发荣誉勋章;捷天文台以他的名字为一颗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在“温顿列车”的首发和终点站,分别矗立起青年温顿和被救儿童在一起的青铜塑像,作为永久性纪念。

  “温顿的孩子”维拉·吉辛将当年的历史写成传记,拍摄成纪录片《尼古拉斯·温顿—上帝的力量》。该书中“温顿给予我生命以及我的孩子和孙子生命,我们时刻难忘”的话语,表达了近5000名“温顿的孩子”及其后人的心声。

  本报综合

电视
大庆旅游网
春秋战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