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獵人戀侶及他的野女人

2019-10-12 14:1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嘭”的一声,绝望的阴影便笼罩了他的整个身心

  野人是走了,从仅留狭缝的亮光中消失的身影,木孜证明了这点,此刻,他已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被野人“俘虏”了逃走根本不可能,只要瞅瞅洞口的大青石,这种念头顷刻间就会泯灭

  木孜颓丧地瘫坐到有些发潮的细枝条上,开始打量起洞中的情景来虽然那股恼人的腥臊味和揪人的伤疼几乎让他背过气去,可到了连性命都难料的地步,这又能算什么呢

  这是一眼天然的石洞,不大,倒也能容纳三二个人睡卧,洞壁是一绺的青石,凹凸不平,因长时间缺少阳光照晒,显得有点青湿壁上不时蠕动着一些细小的东西,不用问,那便是女孩子最怕的蚰蜒、长腿蜘蛛、鞋底板之类,木孜是不怕的,但那是平素,如今置身其中,浑身倒也不免产生一层鸡皮疙瘩,朦胧间,倒觉得那东西在不断地向自身缓缓爬过来洞口的石块像一头狰狞的巨兽,守卫着门户,只有从狭缝间投进的一抹阳光倒含着几份生的希望

  木孜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是如何扭伤之后被野人挟持进洞中扔到乱草堆上,又是怎样得意地向他长吼几声转身出洞,堵上那块大青石的此刻,关于野人的逸事又一次闪现在木孜的脑海,他从未曾相信在这个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深山里会有野人,但现在自己却真实地碰上了猎枪被野人扔了,但他完全可以不为自己的性命担忧,可是,恐惧一旦离去,木孜便实实在在地懊悔起来

  他错就错在不该向恋人生气,任性独自闯入深林他着实今天不该来,一腔的不如意早已给猎枪蒙上晦气,难怪他这个神枪手今天竟连个兔毛也蹭不下要是依了山妹,现在他一定在属于她的那片小天地里尽情欢乐,不会受这份痛苦

  木孜耷拉着脑袋,现在他是绝望了,扭伤的脚腕一阵阵钻心的疼,真恨不能一头碰死算了,可是要真正死起来,他倒又有些犹豫,自己毕竟才二十一岁,再说,那个山妹他能给留得下吗

  木孜搓着脚腕,盯着从狭缝里透进的阳光,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努力回想起今天的情景来

  刚踏进山林的时候,他是充满信心的虽然同山妹吵了架,山妹咒她:“晦气鬼,今天连耗子都碰不到”可他满不在乎,他有资本骄傲十五岁开始打猎,每回进山,从未空过手,不然,比鹿茸都走俏的山妹能粘上他一句话,他根本不往心上去,他要露几手,让山妹看看,也好出出气

  “啊,呜——”照例,他朝山林长吼了几声,闹不清原因,祖上传下来的,说是请求山神帮助嘿,鬼才相信,不过,,他倒是从未破例过晨雾笼罩着整个山林,那层薄明的阳光懒散地照着欺负的山峦不时蠕动着臃肿的身躯,不甘寂寞的枝桠不经意地刺破笼罩山林的雾气,给山峦涂抹上斑斑污迹潮湿的树叶杂草,偶尔滴落过剩的水珠受潮的草蛇,蜷缩在树上,摆动着圆乎乎的脑袋,吐出鲜红的芯子,瞪着明鼓鼓的碎眼窥视着从身旁走过的木孜溪水冲刷着峭石,发出震耳的响声,搅动着山林难有的寂静,给木孜的心头罩上一层阴影

  这不是一个打猎的好天气

  木孜很清楚这点,难道让山妹说中了他今天真要晦气他不服气,起码他是一个曾被公认的神枪手

  当木孜在山林转悠了半天,直到雾气完全褪尽的时候,他便着实不安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已走出了多远,可恼人的就是不曾见着一个猎物,哪怕是山鸡、野兔之类猎人最忌讳急躁,他朝天空放了两枪,惊起几只不知名的野鸟,不及举枪,她们已经消失在莽莽林海之中,木孜又放了两枪,懊恼地扫视着山林

  突然,一团灰影在眼前晃过,啊,獐子他几乎要兴奋地跳起来,真是天赐良机,只要有猎物,他就不愁打不到它

  他提着猎枪一阵猛追,獐子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按住心中的狂喜,接连放了两枪,可惜都走空了不用问,这是一只老精,每次在他举枪的时候,它都能机灵地转换位置

  “妈的”木孜骂了一句,他还从未这样晦气过

  獐子顺着山涧拐上了山岭,这里古木参天,阴暗潮湿,阳光透过枝叶星星点点地投射到地上,林间散发着一种枝叶腐败的味道木孜突然明白,他已经闯入了后山这里他从没有来过,父亲曾告诫过,后山不能去,那里危险当木孜顿然间醒悟的时候,他犹豫了,不过,这只是偶然内的一闪而过,随即又提枪猛追下去他不能当熊,哪怕一次

  獐子顺着山岭跑跑停停,还不时回头瞧瞧木孜,但总在射程之外木孜的眼里迸出了火,山妹的话又回响在耳边,真他妈的见鬼,木孜压抑在胸中的怒火燃了起来,朝着獐子连放三枪,白打,他是为了发泄

  此时,他已经下了决心,要与这獐子一决雌雄,至于他走到什么地方,已不清楚,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獐子沿着山岭,转过一个小山头,钻进一片灌木林不见了当木孜俯冲下来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凭经验,下面的路将是绝路,打猎几年了,大山的脾气哪项能瞒过他情急之中,他抓住一丛灌木,谁知道用力过猛,灌木折了,木孜连人带树向下滑行了近十米才夹在一处茂密的灌木丛猎枪扔在了一旁,一股钻心的疼痛由脚腕传上来

  木孜环视了一下,立刻,恐惧的阴影笼罩上心头,这个地方他从未来过可是,更可怕的事紧接着从他的头顶滚来

  当一声完全使人悚然的笑声之后,一团黑影就已来到他的面前“野人”木孜脱口而出,浑身的毛孔刹那间收缩起来野人抛弃了他的猎枪,一把抓住瑟瑟发抖的木孜他是条汉子,但是他不得不为眼前的恐惧所吓倒

  木孜的确后悔了,他是该听山妹话的,山妹不都是疼他吗可自己——

  木孜想哭了,可哭又有什么用,如果哭能回到山妹身边,他甘愿哭上三天三夜

  太阳落山了,风从谷底间窜出来,挑逗着山林,搏击着松涛发出阵阵吼声,偶尔一两声狼嚎虎啸,给木孜的心头罩上一层又一层的阴影

  月光拉长了影子从那道狭缝间进来,随着石洞的逐渐明朗,野人带着一股凉风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只野鸡和几个野果

  木孜本能地向后缩缩身,借着月光,他看清了,这是只雌性的野人

  野人似乎已习惯了他的存在,径直坐到他身边把野果抛到他怀里一整天,木孜还未吃一口,现在看到食物,肚子立刻难受起来他拿起一个果子,不能弄坏了身体,他得想办法脱身

  野人蹴在他身边,开始弄起野鸡来她凌乱地拔了鸡毛,便撕下鸡腿吃起来,嘴角不时渗出殷红的鸡血她吃得挺香,还不时瞅瞅木孜虽是猎人,野味没少吃,但面对此情,他不能不感到恶心等野人独自享受完野鸡后,这才又挪动石块堵住洞门,过来将木孜强行按倒在草堆上木孜想挣扎,没门,在她面前,他显得太弱

  野人开始抚摩他的身子,当毛茸茸的手掌接触到木孜浑圆憨实的身体时,木孜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发毛渐渐地,她的手向下伸去

  “是不是她想和我——”蓦地,木孜想起野人为了寻找伴侣常捉人的传说当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时,木孜确实吃惊了,那股腥臊味此刻也更加明晰地刺激他的鼻孔,使得他只想呕吐,可想推开野人是不可能的,他已试图了几次朦胧间,他想起了山妹,想起山妹那光滑柔腻的身子,纤细的腰枝,撩人的眼神,以及在柔和的灯光下泛起的情潮而这只是稍纵即逝,随即便被野人疯狂的揉搓打断了,当一股黏液流到他的裆部时,木孜真正想呕吐起来

  “得想办法弄死她”木孜心里想他的猎枪没了,但腰刀还在,他要出去,为了山妹,他不能和这个野人在一起,他可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

  月光透过狭缝,清冷的扑进来,事毕后,木孜便一直醒着,她已经睡熟了,借着月光,他看清了野人那张长满绒毛的脸,她眼睛紧闭着,均匀地呼出带着腥味的气体

  “该动手了”木孜告诫自己,他的伤本来就不重,此刻疼痛也近乎消失他轻轻挪动身子,没有动静,看来野人的确睡熟了木孜拔出腰刀,一刹那,他浑身的血液都似乎要凝固了他是猎人,他会毫不介意的杀死一只猎物,但要杀死面前的这位野人,他倒犹豫了,不论怎么说,她毕竟还是“人”啊

  木孜握刀的手微微发抖,“不能犹豫,”木孜心中念叨,“为了山妹,我必须得出去”他下了决心,作为猎人,他知道如何下手,如果一旦失手,迎接他的将是难以想象的结局

  说时迟,那时快,木孜左手撑地坐起,右手握刀刺向野人的胸口,此刻,野人的姿势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他对这一招充满了自信,即使不死,但对付起来那就省力多了

  可是,谁也不曾想到,事情竟转变的那样突然,就在木孜起身举刀刺向野人的同时,野人竟惊醒了,刹那间,随着一声怪叫,野人就地向后一滚,刀扎在野人的右小臂上,还未等木孜反应过来,野人已立起来就势给了木孜一拳,他只感到脸上一阵剧疼,不由疼叫一声,跌落到洞底激怒了的野人在洞内跳着、大叫着,将腰刀折为两断抛到地上,左手紧紧握住流血的伤口,一幅可怕的面孔紧紧盯着木孜

  “现在只有等死了”木孜恐惧地意识到,激怒了的野人能放过他听老人说,野人一旦激怒,将会惨忍地将人撕成几半,如今

  木孜蜷缩在洞底,刚才的一拳着实厉害,想反抗,已是力不从心,他想到了温柔的山妹,想到了年迈的父母,还有可爱的小幺妹悔啊,他不该来,不该不听山妹的话

  可是,野人并没有像他所想象的那样对付他,而是向他长吼一声,转身出洞,又把洞口堵好,随着远逝的凄凉的吼声,一切便又恢复了平静木孜呆呆地地坐着,野人临走的一瞥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那目光含着哀怨,含着期待,含着疑惑,还有一种说不出却又让人心碎的神情

  野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临近中午木孜呆滞地躺在地上,他完全没了生的希望洞内静得可怕,甚至能听得见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鬼东西在苔藓缝隙间爬行的声音他伤心、后悔山妹那娇丽的身躯和痴恋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吞噬着他的心他清楚的记得,那次山妹赌气出门,他也是这般在家里不安地等待,直到惊喜若狂地拥抱从外面归来的满脸泪痕的山妹他到死也忘不了山妹那委屈的面孔,还有那双毛呵呵的眼睛

  “就要走了”一种莫名的伤心涌上木孜心头,一位神枪手竟要这样屈辱地死去,甚至让家人永远不知道他的死因,对于他,则是何等地悲哀啊不过,木孜此刻倒并不感到恐惧,死定了,怕又有何用他手中捏着石头,哪怕是为了一丁点希望,他也要努力

  野人走了进来,没有堵门,洞内立刻显得明朗多了照样,她手里拿着几颗野果受伤的小臂肿得怕人,伤口用土堵着,殷红殷红的木孜紧张地瞅着,等待着可怕的行动

  但这次他有失望了野人竟又出奇地挨坐到他的身边,把野果一股脑倒在他旁边,捡了一个,在自己的身上擦擦,呈到他的面前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愤怒,相反,倒多了几份近乎常人的温柔

  一刹那,木孜深深感动了,他是个有血有肉的青年,他完全没有预料到野人对他竟是如同恋人般的关怀,他为自己刚才的所想而感到羞愧他是人,有着感情,而这位野人,却也具有人性她的忍耐竟是这般的宽广,她原谅了他的鲁莽,忍受着剧疼,又在深山野林为他寻找食物此刻,又像位温柔、贤良的伴侣陪坐在他的身边,为他呈上野果,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至于不动情

  木孜丢掉石块,他想哭,却哭不出声,只是紧紧地抓住野人拿野果的毛茸茸的左手,他不怕了,真的野人吧嗒了一下嘴,用她那毛茸茸的头挨挨木孜的肩膀,目光中透射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木孜瞅着,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苦衷,看着野人还在渗血的伤口,他又想起昨夜那发昏的念头,真不该啊

  木孜脱下一件外衣,撕开,小心地为野人包扎期限,野人有些不安,但渐渐地便恢复了平静,等木孜包扎完毕再看野人时,竟意外的发现在野人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泪水,野人正用深情地目光望着他,并且用毛茸茸的手摸摸包扎好的的伤口,慢慢地,抓住了他的手,而且越来越紧顷刻,万般情感涌上心头,他再也控制不住,朦胧间,他觉得面前的野人就是他的山妹是的,木孜知道,野人对他根本没存敌意,她把他当作了她的人,是传说可这已经是现实

  木孜是要走,他总不能同一位不懂语言的野人常生活在深山野林,他有家,有深深恋着他的山妹可是,现在不能走,要走,那也要等野人伤好后,凭直觉,他一定能安全地离开这里

  这一夜,木孜睡得很香,野人照样那样搂着他,几天来的恐惧和疲乏使得他暂时忘了此时的窘境,不过他心里坦然了,虽然是野人,但她具有人性,何况他对她有存有一种内疚之感,这就更决了他对她的感情

  野人确实是通人性的,她像怀春的少女,不时地向木孜献着殷勤,有时还向他撒娇,高兴了“啊、啊”地叫几声木孜不懂,但他能领会同样,他的话野人也是听不懂,但每次野人都静静地听着,从她的眼睛里,木孜寻到了一的秒年暂时的欣慰

  野人照例每天出去采摘野果,捕捉山鸡、野兔,掏鸟蛋起先,木孜只吃野果,渐渐地,他也尝试着吃生肉,时间一长,变习惯了野人对他也放松了警惕,有时还领着他出洞,到深山野林中转悠每每此时,木孜便努力地辨别方向,寻找出山的路

  共 668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被野人“俘虏”的猎人,一个有血有肉的青年,他完全没料到野人对他竟如恋人般的关怀,他是人,有着感情,而这位野人,却也具有人性时光可以滋育人性的纯洁情感,但它不可能泯灭心底的隐患他放不下他的山妹,终于还是离开了野人小说文笔优美凝练,故事惊心感人,推荐欣赏,问候作者【:上官竹】

  1楼文友: 14:12:59 一个被野人“俘虏”的猎人,一个有血有肉的青年,他完全没料到野人对他竟如恋人般的关怀,他是人,有着感情,而这位野人,却也具有人性时光可以滋育人性的纯洁情感,但它不可能泯灭心底的隐患他放不下他的山妹,终于还是离开了野人小说文笔优美凝练,故事惊心感人,推荐欣赏,问候作者 联系:

  2楼文友: 21: 1:58 故事惊心动人 喜欢文学、音乐

春季是儿童补钙季节吗
脑血栓是否能有效治疗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隐球菌性肺炎的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