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贵女反穿日常 第018章 回家

2019-09-13 19:0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日常 第018章 回家

“啪~”顾伽罗手起掌落,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耳光响亮,姚希若一个不防,直接被抽得跌倒在地。

“你、你――”姚希若捂着脸,满眼的不可置信,顾伽罗竟然打她?好吧,虽然送顾伽罗进铁槛庵那天,她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可、可那时候她原以为顾伽罗会像其它被关进来的贵妇那般,要么在庵里终老一生,要么被静虚等人活活逼疯,谁能想到,顾伽罗竟还有翻盘的机会?

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且瞧这态势,顾伽罗极有可能会被放出来,现在姚希若最需要做的便是极力否认那日的说辞、堵住顾伽罗的嘴,当然,若是能挽回顾伽罗的‘姐妹情’那就更好了。

唔,这些应该都不难,四年前她能把顾伽罗哄得跟个傻子一样,现在她依然能做到。毕竟,顾伽罗太蠢、太自以为是了。

姚希若很快就反应过来,低声泣道:“伽罗妹妹,你、你打得好,我确实该打!”

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包括顾伽罗:咦?姚希若被她一巴掌给抽傻了,竟说出这样的话?

姚希若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已经先从地上爬起来,用膝盖代替双脚,膝行几步来到顾伽罗身前,哀声道:“伽罗,都是我没用,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些告诉舅舅、舅母,事发那日我也跟你一起去了‘绝味楼’,虽然我中途离开了,可、可我若是能帮你‘作证’,你或许就、就不会――”

听到‘绝味楼’三个字,清河县主的脸色一变。原因无他,顾伽罗当日与齐勉之‘偷情’的地点就是绝味楼

。而齐家的人也正是在那里的包间将顾伽罗和齐勉之捉住的。清河县主虽然嘴里说着‘顾氏清白’,但一想到曲妈妈回来说,顾伽罗与东府的齐二在一个房间里吃酒嬉闹,清河县主就跟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

清河县主对绝味楼深恶痛绝,因为这里‘记录’了自己儿子的‘不光彩’。

顾伽罗先是一怔,旋即明白过来:姚希若这是在‘先下手为强’呢!抢先将她曾经与顾伽罗一起去绝味楼的‘事实’说出来,然后又做出一副‘不是我不为你作证,实在是我不能昧良心’的为难模样。

这时,即便顾伽罗说出那日的真相,说是姚希若陷害自己,是她邀请自己去绝味楼,然后串通了齐勉之污蔑自己的话,旁人也未必相信。

或许那些人还会觉得,是因为姚希若不肯帮顾伽罗做‘伪证’,顾伽罗恼羞成怒,这才反过来污蔑姚希若。

没办法,谁让曾经的‘顾伽罗’太蠢、太能作,而姚希若又太精、太会演戏了呢,四年的时间里,姚希若硬是将自己塑造了一个出身名门却早年丧父、境遇凄苦却保持善良本色的才德容兼备的淑媛。

而‘顾伽罗’呢,很抱歉,京城的上流社会一提起她,便会齐齐摇头:任性、骄纵、没良心、心狠手辣……姚希若有多么美好,顾伽罗就有多么丑恶。

如果不是身后靠着顾、冯两家,清河县主又与宋氏有些交情,顾伽罗根本就不可能嫁入齐家。这样一个恶名在外的人说的话,真心没几个人相信!

姚希若正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只见她涕泪纵横,抱着顾伽罗的腿,哭道:“都给我不好,那日出事后,我该第一时间‘帮’你的……可是我吓坏了,担心母亲知道了会骂我,害怕舅舅、舅母听说了也会怪我没有照看好你,还有外头那些个谣言,呜呜,人言可畏啊,我、我真是怕极了,所以才瞒着没有说――”

姚希若一边说一边哭,满是泪水的脸上神情很是复杂,歉疚有之、不忍有之、忧虑有之还有隐隐的羞耻与无奈。

外人听了,只当她是太心疼表妹了,为着表妹的事担心、焦虑,看到表妹受苦,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出手帮忙。可姚希若偏偏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有道德底线的淑女,不能说谎,哪怕是善意的谎言,由她说出来,也是莫大的耻辱。

……姚希若果然是个天生的演员,演技一流,如此复杂的表情,她竟刻画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就连顾伽罗看了,都有一刹那的晃神:姚表姐真素个好银啊。

这一晃神不打紧,又让姚希若抢了先机,只见她松开顾伽罗,转而扑向宋氏,哀声哭道:“舅母,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隐瞒的,我是真的害怕。不过,现在看到伽罗妹妹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罪,我、我实在心疼。”

她用力咬了咬下唇,转头看向清河县主,无比确定的说道:“马夫人,表妹是冤枉的,真的,她绝没有与人私通!”

靠,你丫之前说了那么多,现在再说这么一句话,摆明了实在帮顾伽罗‘作伪证’?变相的告诉世人,顾伽罗确实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姚希若这招虽然简单,却够狠、够具杀伤力。几乎将顾伽罗之前的努力全部抹杀。

顾伽罗没有跟姚希若打过交道,再加上之前的事进行得太过顺利,让她有些得意忘形,一时不查,竟让姚希若得了先机。

暗自咬了咬牙,顾伽罗忽然道:“姚希若,你又胡说什么?那日你铁槛庵,明明好端端的,你硬是拉着我又哭又闹,嘴里还说什么‘妹妹,你别闹,别激动’之类的疯话……静虚师太来了,你还嚷什么‘妹妹竟有些疯魔了’。”

顾伽罗一边说,一边不着痕迹的走近姚希若,趁着她回头看清河县主的当儿,劈手又给了她一个耳光,“我之所以打你,不是为了什么当日之事,而是因为,正是由于你的几句疯话,我直接被静虚师太关进了‘静心斋’,足足被关了六日才被放出来。”

顾伽罗一把扯住姚希若的头发,用力将她的头抬起头,另一只手直接戳到她的脸上,“你说,我该不该打你?!哦,对了,现在再加上‘当日之事’,我更该打你了!”

说罢,她又照着姚希若艳若桃李的脸上连抽几个巴掌。

可怜姚希若还要顾及她的‘淑媛’和‘好姐姐’形象,不敢跟顾伽罗厮打,想挣扎又挣不开,只能一边狼狈的闪躲,一边喊宋氏救命。

但宋氏也好,清河县主也罢,她们都被顾伽罗的那句话吸引住了――顾伽罗被关进了静心斋?足足有六天之久?出来后不但没疯,反而变得精明了?!

她们倒不是怀疑顾伽罗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这件事很好证实,只需去问问静虚或者庵里的尼姑就知道真假。她们惊讶的是,顾伽罗竟有如此强大的心理素质。

身为京城资深贵妇,两人都非常清楚‘静心斋’的威力。尤其是清河县主,她自幼在宫里长大,许多民间不为人知的秘密,她都有所耳闻,是以当她从静虚那儿确定了顾伽罗的说辞后,心中有了决断。

从铁槛庵回来,清河县主第二天便入了宫。

次日下午,宫里出来一个小内侍,拿着圣人的口谕直接去了内务府。

第三日清晨,顾则安、宋氏夫妇一大早便出了城,亲自来到铁槛庵,接顾伽罗回家……

ps:谢谢董无渊、有玉璇玑亲的打赏,谢谢亲们的收藏、推荐。推荐票终于满50了,某萨好开心,不过这两天家里的事情太多,先欠着,过两天补上!

小儿夜间咳嗽
汉森四磨汤调理肠胃吗
孩子感冒发烧怎么办
上火小便黄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