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尊无极 第二百六十一章 加赌注

2019-10-12 23:2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尊无极 第二百六十一章 加赌注

司空平安千想万想,想破了头都没想到,闻人博艺竟然要和他赌极道沧海的死法,决斗场上除了被对方杀死,还能是怎么个死法,好半天司空平安才试探的问道:“不知闻人宗主觉得他会是怎么个死法?”

闻人博艺像是看透了他心里想的一样,哈哈一笑道:“我赌到最后极道沧海肯定会自己把自己杀死。..”

我去,这就过分了,极道沧海又不是你闻人博艺的儿子,你说让他怎么死他就的怎么死,除非极道沧海原本就是龙云王宗安插在裂天王宗里的一颗暗子。

可这也说不通啊,先不说为了贪图裂天王宗一百年的收入,你闻人博艺宁愿牺牲掉已经身为裂天王宗第七位内门长老的极道沧海,单只是铁无极的死就能说明极道沧海绝对不可能是龙云王宗的奸细。

眼见司空平安有点犹豫不决,闻人博艺又面色平静的给他一把火:“本座可以用整个龙云王宗的信誉担保,极道沧海的身份绝对没有问题。”

“如果极道沧海死在铜无心手里或是他没有死怎么说?”

司空平安果然是谨慎,仔细的思索了一会才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只要极道沧海不是死在他自己手里就都算本座输。”

闻人博艺依旧是面不改色的看着司空平安答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和闻人宗主也赌五千万灵晶,我赌极道沧海绝对不会死在自己手上。”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司空平安要是在不敢赌那可就真成笑话了。

前面三大超级宗门的老大在那赌的热闹,后面金阳用手捅了捅郑成道:“你信不信,迟早他们就会赌上身家。”

“你怎么知道?”

郑成诧异地看着金阳问道。

“一般情况下赌徒都是这么干的。”

金阳嘿嘿一笑,接着大有深意的说道:“虽说十赌九诈,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我能肯定最后赢得一定会是极道沧海。”

“就凭前几天你给他的那些瓶瓶罐罐?”

郑成狐疑的看了金阳一眼,接着又开口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那些瓶子里都装的是些什么真灵丹呢,不会是你又捣鼓出什么新的东西来了吧,快拿出来分我一份。”

金阳一巴掌打掉郑成伸过来的手,没好气的说道:“我有的时候都搞不清楚,我现在究竟是在超级宗门裂天王宗做客呢,还是进了丐帮,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除了伸手和我要东西,就不会干别的了,尤其是你师父,简直恨不得连我身上的泥巴都搓几块回去。”

“你……”

“你什么你,快看已经要掐起来了……”

就在金阳说话的这会功法,极道沧海和铜无心已经动上了手。

比起在那叽叽歪歪打了半天赌的三位大佬,这两人可就显得利索了很多,决斗就决斗,不是你死就还是你死,反正说什么都没用,弄死对手才是实实在在的,你死,我活,就这么简单。

要是因为铜无心体型巨大,就怀疑他的速度和灵敏那就纯粹是在找死,刚一起手,就见他单手掐动法诀,招出一柄黑色的巨斧直劈极道沧海的同时,身形猛的消失在原地,下一瞬间就已经来到极道沧海的身前,右手挥拳重重的击向他的丹田气海。

他快极道沧海也不慢,双肩微微一晃,一道青光直扑那柄黑色的巨斧,同时身体一侧,同样是右手化刀重重的斩向铜无心的右臂。

眼见极道沧海右掌化刀斩向自己的右臂,铜无心也不躲闪,手臂一转拳头猛地改变方向,直直的迎向极道沧海的掌刀。

噹的一声,在青光和黑芒撞在一起的同时,极道沧海的掌刀也砍在了铜无心的拳头上,两人同时闷哼一声,极道沧海直接倒飞出去,而铜无心则立在原地不停地摇晃。

这一次交手看似单薄的极道沧海竟然和铜无心在力量上打了个平手,实际上从严格的角度来讲,铜无心还算是吃了一点小亏,极道沧海之所以倒飞出去,是想借着倒飞来化解铜无心的力量,而铜无心却被他砍的钉在地上,只能靠不停的晃动身体来化解体内暴乱的灵力。

单手掐诀催动真灵器,一般是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才这么干的,现在俩人半斤八两谁都不敢大意,于是同时双手掐动法决,顿时青光和黑芒在空中连滚带翻的纠缠到了一起,良久才仓啷一声各自飞回主人的头顶。

此时极道沧海脸色发白,额头见汗,而铜无心却脸色蜡黄,呼吸急促,看样子不出大招是不行了,铜无心神色古怪的冲着极道沧海诡笑一下,然后双手迅速掐动法诀,顿时在他身上飞出一个西瓜大小的白色的圆球直扑极道沧海。

不等极道沧海有所反应那圆球忽然又在中途爆裂,化作了无数片绿叶,颤颤巍巍的罩向了他,速度看似不快,但却给人一种无法躲避的绝望感。

咦!

看到那圆球化作了绿叶,场中竟然咦声一片。

“绿叶千千!”

郑成先是低声惊咦一声,接着又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原来这铜无心竟然是白家的子弟,这就难怪了。”

“怎么个意思?”

金阳不明白究竟,忍不住又用手捅着郑成问道。

郑成先是用一副你就是个小白的模样藐视了金阳一眼,这才解释道:“你有红花九朵,我有绿叶千千,这句话中红花九朵指的是红玉他们家,绿叶千千则指的是和红家势均力敌的中央圣界白家。”

说到这里,郑成又忍不住摇头叹道:“这下子沧海长老麻烦大了,这中央圣界的白家和红家做事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白家的子弟凡是出来历练的都会被施以秘法,一旦在外面被人杀死,仇人的印记就会被传回白家,而白家随后就会派出高手,哪怕是追遍整个真灵界也要将仇人杀死,才会善罢甘休。”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起来这白家还挺护短的。”

金阳明了的点着头随口说道。

谁知金阳这随口一说,到引起了郑成的共鸣,他把头凑到了金阳的耳朵边说道:“是啊!这白家就是个极其护短的家族,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家才被真整个真灵界所不齿,名声早就臭大街了。”

呃!

金阳诧异的看了一眼郑成,仿佛是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也觉得白家这么做不合适?”

“岂止是不合适,简直就是无赖行径。”

郑成义愤填膺的答道。

“哦,我明白了,这么说起来,既然你大哥已经被我给治好,那这个仇我们也就不用在找天照灵宗报了对不?”

“胡说,我大哥的帐,我迟早要和天照灵宗算清楚。”

“你大哥仅仅是受伤还没死呢,你都不依不饶的,白家的子弟被人杀死了,你反倒觉得他们不应该报仇,这是什么道理,你给我说说看。”

“那可是我亲大哥!”

“那你的意思是白家的孩子都是捡来的?”

“你胡搅蛮缠。”

看着一脸激动的郑成,金阳一脸严肃的摇着头道:“我怎么就胡搅蛮缠了,其实相较于红家把子弟丢出去不管不顾,我个人觉得白家的做法才是值得称赞的,人活在世上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亲人,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去守护,你还指望他去守护别的人?”

两人说话的功夫,场中的打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眼见漫天的千千绿叶已经把所有的退路全都封死,自己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极道沧海当机立断,毫不犹豫的祭出了经过金阳修改的不破灵舟。

号称南灵界防御第一的不破灵舟果然不一般,虽然经过金阳修改后防御力下降了很多,但依旧是稳稳地防住了铜无心的杀着,漫天的绿叶竟没有一片能够突破它的防御,只是绿叶过后不破灵舟的器身上也布满了裂纹。

眼见不破灵舟被毁,极道沧海心疼之下心不禁怒火陡起,猛地喷出一口精血,双手法诀快速的变化,嘴里同时大喝一声:“裂空。”

裂空,裂天王宗七大神通之一,排位还在随如风勉强才能施展的那式裂地之上。

随着极道沧海的爆喝,铜无心头顶上的天空忽然出现了数十道纵横交错,蜘蛛一般的裂缝,这些裂缝甫一出现,就齐齐向铜无心身上印去。

铜无心大骇之下顾不上许多

,也是连喷数口精血,双手法诀急速变幻,就见数朵硕大的白云迅速在他身前凝结,然后直冲天空中那当头罩下的蛛一般的裂缝。

“云起云生”,同样是龙云王宗的镇宗神通之一,没想到闻人博艺竟然如此看重铜无心,连“云起云生”这式龙云王宗的核心神通都传给了他。

蛛印在了白云上,白云随即就被分割成了无数的碎块,但蛛也同时散落消失,极道沧海和铜无心几乎是同时大叫一声,双双狂喷着鲜血跌坐在地上。

两人就像是约好了一样,各自掏出各种各样的真灵丹不要钱一般的扔进嘴里,然后就恶狠狠地相互盯着对方。

就在这时就听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刚才古宗主说过欢迎随时加注,那我现在就在加一点赌注如何?”

黄冈治疗白癫风医院
曲靖性病医院
扬州妇科医院
黄冈治疗白癜风方法
曲靖性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