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山水】一桌酒席的代价(小说)

2019-09-14 06:4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黄这下掉得大。从临村赶着大牯牛回到家,老伴苦着脸,却扬起淡淡的眉,说:“死老头,你蹿死,么事不好蹿,非要蹿到老曹家的秧田里,人家的秧苗全搞刮了,尽搞些冇门径咯事,害咱受气!”
老曹是一村之长,平日里老黄一家跟老曹一家的关系也还过得去,只是老黄并不喜欢拉扯关系,尤其是还是一村之长的老曹。两家住的也并是太远,并不隔着太平洋,一家在村东,一家在村西。村西是先富起来的有钱人的地盘,只住着村长、村委会的几个头头,天天乐呵乐呵的。村东鸡鸣狗吠,倒也有几分热闹景象,只是茅竹掩瓦屋,少了村西的阔硕豪奢景象。老黄一家住在村东,与村西的村长老曹一家井水不犯河水。
“老伴,啷个把老曹家的秧苗搞刮了?”老黄洗着手脸,将泥诟洗去,边问。“你么样自己不清楚?!你去邻村帮人家耕田,大牯牛失错把秧田给踩了,老曹屋里的过来说了。”老黄的老伴边把炒的一盘笋片端上油渍的饭桌,边絮絮叨叨。老黄一屁股坐在竹椅上,搔搔蓬乱的华发,粗声粗气道:“鬼说,今咯早上去帮人家耕田,是经过了老曹家的那亩秧田,晓不晓得唦,大牯牛冇踩到秧田里去,隔秧田天远。”老黄的老伴给老黄满上一杯酒,嘀咕道:“老曹屋里的跑来说,青幽了咯秧苗硬是被大牯牛搞冇得了,咯害死人呐。她说,不要我屋里赔偿,只要道个歉,么事都好说。”老黄将竹筷子朝桌上重重一扽,粗眉往上一扬,大声道:“道歉?没冂!大牯牛我牵在手里,一直冇脱手,还有四麻子、胡胖子、死猪脸都跟我在一起,我牛背上还驼着高胖子的孙子。老伴,四麻子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老黄的老伴就着老黄的酒杯呡了一口糯米酒,哈了一口气,咂吧着嘴,说:“人家可是村长的老婆,她说那样还不就那样,人家只说是让你去道个歉,又不是割你的肉!”老黄眼一瞪:“那比割我咯肉都丑都要命!道咯歉事小,那一来不就说是我家的大牯牛把她家的秧田搞刮了?!你咋这么冇脑筋,嗨……”老黄的老伴委委屈屈地嘟着嘴道:“不道歉,你说咋办?”老黄灌下一杯酒,吸了一口气,皱皱眉头,开口道:“老伴,明日中午你好歹整一桌酒席,请四麻子、高胖子、死猪脸来呷饭,好歹让他们帮我作个证。”老黄的老伴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道:“一句话咯事,要搞得这么复杂,才见过,真服了你。”老黄正色道:“不是一句话的事……”
老黄是一家之主,唾出的唾沫板上的钉,老伴不能不听。第二天中午,老黄的老伴整了一桌酒席,整了满满一桌好菜,就连过年时舍不得呷的墨鱼也炖了排骨汤。四麻子、高胖子、死猪皮,揣着一番心事来了。说是接他们坐坐,喝点小酒,唠唠嗑嗑,可,老黄没大方过呵,这老黄请呷酒,莫不也是破天荒,懂人情世故了,硬是开窍了?三人来是来了,却各揣心事。
酒盅刚刚举起,高胖子的孙子羊婆放学自老黄的屋门前经过。老黄眼尖,忙把羊婆喊住。羊婆背着小书包跑了进来,嘴里叫道“好香”,叫了声“黄爷爷”,便钻到高胖子的怀里,笑着看着一桌香气扑鼻的酒菜。
高胖子给孙子拣了一片墨鱼,笑道:“老黄,你这是下了血本!”
“来,喝酒,老黄真舍得,这么好的菜,我一生仅见……”四麻子一见桌上的,口水几乎都快要流出来。他的筷子瞄准他平生很少见过的野鸭,晶亮黄灿的鸭肉折磨着他的辘辘饥肠。
死猪脸客气了一番后,再也不必客气,糍粑鱼滑溜溜地丢进了他的粗大的喉咙,发出“咕咄咕咄”的混沌的声响。
老黄和老伴忙劝酒劝菜。老黄的老伴也不忘了说“冇得么咽酒的好菜,你们随便挟菜呷……”四麻子几个就在劝酒劝莱的声响中,矜持扔了,夹袄也脱了,两两三三的比划着猜起酒拳来。四麻子他们可是好酒量,几杯酒下肚,并不见醉意,倒是死猪脸酒酣中咧嘴笑问:“老哥,呷了你咯酒,你总有么话要说啵……”高胖子搁下酒盅,哈了一口酒气,附和道:“是呀,是呀,老哥,有么话你可直说,咱可不能白呷你咯……”四麻子吐出嘴里的骨头,望着老黄的眼睛,红着眼说,“老哥,咱们都不是外人,掏心掏肺的,直接点……”
血总是热的。老黄心头的血未凉。老黄一激动就把村长老曹家说的事儿吐肚连肠的说了,末了,还有几分动情地说:“你们可一定要给我作见证,咱家的大牯牛确实冇踩村长家的秧田,你们几个跟我在一起的,一定得帮我作个见证!”
“老哥,村长家的要你道个歉就道个歉唦,好硕个事哦,嗨,你也是,又不少一块肉,真是的……”四麻子想想,也觉得好笑,就咧嘴乐了。
死猪脸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八字眉一扬,歪着脖子道:“噫,老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村长屋里的都上门来了,你就纳不下面子,给人家说几句好话,有个人情在啵……
高胖子咽了又咽暗暗垂涎的哈喇子,眼里透出一丝淫邪的光,也不管孙子羊婆在,歪着脖子说,“真是老曹的小妾少奶亲自说的?
老黄的老伴鄙夷地说道:“么少奶,一个填房里,要不是看在村长的份上,嗤都不嗤她,切!”
老黄赶紧捏了捏老伴已然粗糙的手,瞪了一眼道:“瞎咧咧么事?!你不做声,冇得那个当你是哑巴!”
死猪脸假装咳了咳,道:“老曹屋里的,还是蛮给面子呢!我说呀,老哥,你还是那个算了。”
四麻子忙又灌了一杯酒,舔舔嘴唇,咂吧了几下,哈了一口酒气,道:“原本也该这样,人家给了你几硕的面子呵!看啰,死猪脸都晓得转弯。”
老黄捏酒盅的手暗暗加了一把劲,嘴巴微微颤抖。
正把香肠片当零食一般吱吱嚼的高胖子,朝在坐的扫了一圈,接过话茬子,慢条厮理道:“在理咯!若是我呵,嘿嘿,买上几斤水果,揣上几百块钱,马不停蹄跑到老曹家,捏一捏少奶的 ,爽呵!这么好的事老哥竟还……嚯嚯,亏大了……”
“不正经了一辈子,都!”老黄把酒杯朝桌上一扽,喘着粗气道:“儿戏!”
四麻子哦嚯嚯一笑,脸上的麻子粒粒闪烁,豪笑道:“老哥,人家都送上门来了,这么好的事那里去找?!要去作证,你说是我故意让牛踩刮了秧田,让我担责!”
轮得到你?一脸的麻子,麻都要把人麻死!得,咱死猪脸反正是咯死脸,说么事都该是我!”死猪脸当仁不让。
“你们……”老黄牙咬咬地急道,“唉,越扯越远,越扯越冇影……”
“认命咯,”高胖子将腊鱼块拣了一块给孙子羊婆,嘴却不停:“知足吧,老哥,人家可是村长的老婆,想想吧,去道个歉,捏捏她的 ,都不亏欠!”
“越说越邪乎!你们是硬要我……”老黄急切的目光朝四麻子、死猪脸、高胖子的脸上扫来扫去,想从中得到想要的案底。“老哥,高胖子说得有,认命吧,人家少奶冇打算给你小鞋穿,知足吧……”四麻子正说着,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便起身去了茅厕。
死猪脸搓了搓油腻的手,将手中的一根竹筷子折断,道:“老哥,得罪少奶,你我都如这根筷子一样!得罪不起,认命吧,要不,你当了村长……”
“这个酒席呢,我叫咯多谢,明日咯我照样还你一桌酒席,陪你去作个见证,”高胖子缓缓摇了摇头,道,“还是免了吧,真咯得罪不起……”
四麻子从茅厕里出来,指了指手机,皮笑肉不笑地对老黄说:“得罪不起!老哥,我类伢打电话来,叫我去城里一趟,把化肥去拖回来!”说着,朝老黄拱拱手,迫不及待地一脚跨出大门。
“老哥,你是晓得的,三缺一,我去赌一把,每日下午的例事,嘿嘿,不能陪老哥去了,莫怪……”
望着死猪脸也跟着走出去了,高胖子坐不住了,心里有点急,看看若有所思的孙子羊婆慢嚼细咽,骂道:“呷喀死咯羊婆,快呷,快跟我回去收白菜,白菜都烂在地里了,等会你奶奶要把老子骂死!”
羊婆望了一眠脸色发白的老黄,冲着他的爷爷高胖子嚷道:“不,我不回去!”
老黄与高胖子都一怔。高胖子疑惑且怒道:“你不回去?干嘛?!”
“爷爷,你们都不给黄爷爷作证,我留下陪黄爷爷去作证!”羊婆噘起了嘴。
“你,就凭你?哈……”高胖子不怒,反而笑了。
“唉,遭孽……”老黄摇摇头,眼光混浊而黯然。
“黄爷爷,莫叹气!老师教导我们说,不说假话要讲真话。昨天早晨是我骑着大牯牛、黄爷爷牵着牛鼻子路过秧田,根本冇踩秧田……”
羊婆总算说完了早就想要说的话,得意的仰着头,那般骄傲。
老黄叹息着抚抚羊婆,道:“羊婆,你跟你爷爷回去吧……”
羊婆急道:“黄爷爷,你不需要我作见证了?”
“不需要了,不需要了,谢谢你,乖羊婆!”老黄说着,走到高胖子的面前,尴尬的笑笑,喃喃自语般,“高胖子,也不要你还酒席,认命吧!”
高胖子释然了,抱起孙子羊婆,一脸的惬意,笑道:“都得认命,绕来绕去还是个还,老曹屋里咯确实得罪不得……”

共 29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桌酒席的代价】这篇小说围绕着一件小说,老黄的牛踩了老曹家的苗这件小说,刻画了一个在生活中耿直,不懂人情世故老黄这一人物形象。富有寓意的是,当时在场的死猪脸、高胖子、四麻子等一类现场人证,在听说了要为老黄作证,不去村长老曹家道歉的事时,竟然异口同声地说老黄的不是。小说妙就妙在在此打住,让无限余味留于篇幅之外,给人以无限感叹。其次是小说的语言描写非常有特色,人物对话栩栩如生,如临其境,如见其面,给人以强烈的现场感。感谢赐稿山水,推荐欣赏。【山水神韵编辑:飞翔的风筝】
1 楼 文友: 2015-04-2 16:16:40 小说在方言和普通话处理方面,着重方言的运用,让我这个北方的汉子,对一些词语把握非常朦胧。编辑不当之处,还望海涵。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4-24 08:55:12 飞翔文友,辛苦了!昨夜真是打扰了,太麻烦你了,无法用 感谢 二字来表述!在那个时候你放弃休息,还在为我传送修改文稿,让我心生感激!多好的文友多好的编辑呵!由于网络原故,后半部分文字卡壳而废,只得重写。新的后半文字是在一种没有灵感的状态下写好的,与原来的后半文字有差异,效果不及原来的文字有震撼力量。羊婆是个亮点,可由于那时我又累又饿,无法组织语言与梳理感觉,所以羊婆的言行也变淡了,虽说结尾与原结尾之构思一致。然也值得庆幸的是,终于完稿了,得你的帮助。再次道声谢谢!问好文友,请茶,祝编祺!
2 楼 文友: 2015-04-2 19:19:14 梗直的性格,硬气的汉子,点赞!!
小说人物描写到位,而与老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几个酒壮英雄胆的怂货,如果老黄说的不是村长,你猜他们几个会怎样一种义薄云天?呵呵,老黄一顿好酒菜白请了。
本文留给人思考的地方太多,老黄的为人,村民们的为人以及村长的为人,都呼之欲出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楼 文友: 2015-04-2 19:22:24 一桌酒的代价,试出百态众生。妙!
建议老友,本文方言味太浓,以后写文用通俗的书面语即可,书面语口语化,也不乏特色,读者也易懂。个见。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回复  楼 文友: 2015-04-24 09:12: 5 吾友,感谢!那么晚了你还在看我的拙作,真的好感激!看我的文字,但反而是我更喜欢看你的点评,真挚,到位,大抵有时一针见血,窥见你了得的武侠真功夫!侠心,没有文字交流的话,文章写出来,或许更为寂寞。所以,看你的点评,就成了期待与习惯,还有一种友情的弥漫。侠心是真性情的文友,文辞优美天成,令我羡慕得紧,于是也希望在欣赏与学习的基础上,某一天我的文采也亮丽动人。侠心,因文识友,那就让友谊欢欣的走起,一同共进,为美好的未来扶持,同攀文学金顶!问好侠心,祝福侠心,愿侠心文采飞扬再出传世佳作!
4 楼 文友: 2015-04-26 20:20: 0 特意看了看你几篇文章,你是全才呀,要是有啥。这小说也挺耐人寻味的。这是啥时候的事啊,他们还那么怕村长的老婆?不敢说句公道话?呵呵,跟我们这可不一样。有机会得听听你到底怎么说话。有一次我去滦县,朋友介绍说, 那个塔是猴儿建的。 我纳闷好半天,怎么会是猴子建造的?问了几次,我终于明白,他的意思是 后 建的,加了个儿化音,就成了猴儿建的。哈哈,有意思。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幼儿流鼻血
闭塞性血管炎术后护理
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
分享到: